柴帽双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夜晟洛www.sulnbean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风翼船全速行进时可以日行千里,但因为沿途还要停靠岸点装卸货物,且河道蜿蜒曲折,驶出一个隘口后,也总有下一个需要减速的隘口,因而算下来,还得明日一早才能到达玄武城旅途闲暇无事,顾风却还有工作要做,聊完正事后,便先行离开,四人在船上四处转过一圈,最后又回到船舱中。郭朝阳和杜子衡坐在他们那边的榻上,各自单腿盘起,将剑横于膝上,拿着棉布细细擦拭。

商砚书支手靠坐在窗边,悠然地吹着河风,观赏沿路的江景,路乘半靠在他身上,无聊地晃了会儿腿,又侧头看向对面两人,问说:“你们在干什么?"当然是给灵剑做保养。”郭朝阳一副你怎么连这都要问的语气。

“灵剑还要做保养?”路乘说。

“当然了!”郭朝阳费解道,“你不也是剑修吗?你都不给剑做保养的吗?

说完后他又实然意识到了什么。那日迎战邪祟时。路乘确实是有用剑的,但只是练习用的无锋本剑,目已经被邪祟咬碎撕烂了“不做,我只有一把木剑,而且现在已经没有了。”路乘也果然这样说

所以这家伙不光剑法奇烂,还连把正式的佩剑都没有,郭朝阳想到此,顿时觉得可以理解路乘的无知了。他转了下身体,从侧坐变成正对着路乘,说:“灵剑不像凡铁那样容易锈蚀,但只要是器物,就逃不开磨损,除非是那种自生剑灵的神剑,已经脱离普通器物的范畴,更类似一种生灵,自然就跳脱在这种定则之外“就例如日曜月影,便是两柄上古传承至今的双生神剑,之前跟你说玄武城这一任正副城主尊号分别是日曜月影,其实上一任,上上一任也是,这两柄神剑分别归属于顾苏两家,每一任剑主死去后,神剑便会各自在两家血脉族人中选择新的剑主,而这两位新剑主,也会成为日后的新一任正副城主,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情况。”郭朝阳似乎对剑器非常了解,说起来头头是道,

“目月影两柄神剑的剑灵活得比当世绝大多数生灵都长,年龄可能得以干记,力量自然也无比强大,是以在剑与剑主中,明显是剑占据主导地位,剑主的力量也几平都来自干神剑,可以说被两柄神剑选中的主人,无论以往天赋如何,只要认主后,就几乎一定能修到化神期,但收益巨大的同时也必然有所桎梏,那就是神剑的极限也会是剑主的极限,修到化神之后,历任剑主无一人能突破渡劫。“那也不错嘛。”路乘心想那不就相当于是只要被神剑认主,那哪怕一路躺平,也可以被神剑拖到化神期?渡劫不渡劫的不重要,甚至能不能到化神也不重要,能躺平就行,真是太适合他啦。“岂止是不错,那是让人相当羡慕的好吗?”郭朝阻说。

哪怕极限就是化神期,但化神期也几乎就是修真界的顶尖强者了,当世总共才多少化神期?算上魔域的,和一些隐世的,恐怕都不超过二十名,若是日曜月影择主时不需要血脉限制,而是向全修真界公开海选,玄武城的门槛大概都不够踩,光是进城门就得挤破头了。“但日曜月影这样自生剑灵的神剑哪是那么好见的?世上总共就这么两把,大部分都是另一种情况,剑主大于剑,剑即便生出灵性,也只是剑主的从属,就像我师叔和我师尊。”郭朝阳说到这里,神色间带上一丝终于压过路乘一头的小得意,“按我们承天剑宗的规矩,金丹以前,用普通的灵剑就可以,但金丹以后,就要开始选择自己的本命灵剑了,本命灵剑可以选择别人铸好的灵剑,也可以自己锻造,但选中后就不能再更改,以心血与其结契后,灵剑便会与剑主心魂相连,便嬖如身体的一部分,剑损,人伤,剑毁,则人亡,同时本命灵剑也会随着你的修为一同成长,渐渐生出灵性,不再受器物自然的磨损我师尊的岳峙剑,原身便是在交易会上买的一把品阶中等的灵剑,这些年跟着我师尊修为一起进境成长,如今已经是媲美日躍月影的神剑,而我师叔自己锻造的照夜剑,更是跟其一起进阶渡劫,威力更胜于这两把神剑,堪称万剑之尊!"郭朝阳说完后昂着下巴,准备接受一番路乘的崇拜注视,或是对他师叔师尊的仰慕话语,但久等未有反应,还是旁边的杜子衡戮了他一下,他才发现路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没在听他说话了,正凑到商砚书旁边,拉对方的袖子。“师父师父,你有没有厉害的灵剑给我啊?”路乘不贪心的,不强求让灵剑把他拖到化神,元婴就可以,元婴不行,那就金丹,再不济筑基中期,反正拖着他动一动吧,他真的不想努力了。“你要的那种没有。”商砚书一眼看出路乘在想什么,拿起碧霄没好气地轻敲了一下路乘的脑门,但凡有,都不用路乘说,他自己就主动拿出来了,让路乘修炼折磨的只是路乘吗?天知道他这些年到底受了多少折磨。好在,商砚书现在已经看开了,不光是必要时他可以放水的原因,另一重原因是,他终于发现了他这徒弟似乎不太适合学剑,是以这些天赶路中的闲暇时刻,他没有再要求路乘练那套互相折磨的糊弄剑法了,甚至也没有要求路乘打坐提升修为,只放任着对方吃喝玩乐睡,光音天经的威力本来也跟常规的修行体系无关,路乘是炼气或是筑基,亦或是更进一步的金丹,他的实力其实都不会有很大的改变,一切俗世的教学,都注定是无用功不过,虽然心底已经不打算拖着路乘继续在剑道这条歧路上跋涉,但是面上功夫还是要做做的,毕竟明面上他们仍然是一对剑修师徒,是以,商砚书敲完路乘后,又笑眯眯地从乾坤袖中掏出一大把灵剑,横七竖八地堆叠着摆在榻上,示意道:“虽然没有爱徒要的,但普通些的灵剑还是有一些的,爱徒可以随意挑一把。

普通的灵剑有什么用?还不得他举着练?路乘顿时兴趣缺缺

对面榻上的郭朝阳和杜子衡却是一下睁大了眼,同为剑修,杜子衡对剑自然也是相当了解和喜爱的,他们一眼就从这些剑上萦绕的灵气和剑刃上内敛慑人的锋芒意识到,这些灵剑各个不是凡品,虽然在金丹以前,用普通些的灵剑就可以,但郭朝阳和杜子衡的师尊来头都很大,是以他们手中的灵剑其实也没有那么普通,怎么也算玄字级的法宝了,而商砚书摆出的这些,最次的一把,都在地字级,其中更有几把天字级的灵剑!郭朝阳知道他师父已经暗地里给他攒了好几年灵石,就为了在他进阶金丹时,给他锻造或是购买一把天字级的本命灵剑,即便孟正平是一派之长,剑宗宗主,但天字级灵剑的价格也着实是一笔不菲的数字,在不挪用剑宗公款,只动自己私库的情况下,不是随便能拿得出来的,但商砚书随便拿出来了,还但由路乘像挑甘蔗一样地随便拿起又扔掉

其它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全师门在无限游戏证道飞升

全师门在无限游戏证道飞升

宴宾客
本文预计下周一(6.3日)入V,入V当天有万字更新奉上,请多多支持~ 修真界已经三百年没人飞升了,连天雷都没打过半个,只留下一个门派“道德宫”还苦苦支撑。 但道德宫里头从上到下甚至灵兽仙草也都是一副“活着可以,死了也行”丧气模样。 直到有天,掌门杜厄灵光一闪: 咱们这个世界没救了,那要不去别的世界看看? 于是杜掌门裂碎虚空,终于抓回了一道黑色的门 门上写着:正在登录恐怖游戏。 . 刚进入游戏,系统
其它 连载 16万字
入戏

入戏

妄鸦
资深996社畜原晴之忽然被一个名为司天监的神秘组织找上门来。 他们郑重其事地告诉她,一部大名鼎鼎的古典戏曲即将降临现实。 戏曲同现实融合,在历史上属于首次,原因更是无从得知。 在灾难到来之前,他们唯一能够确定的是—— “有个极其危险的戏中人,要从戏里出来了。我们认为……只有你能阻止这一切。” * 后来原晴之终于知道了戏曲同现实忽然融合的原因。 那是一位戏中人,燃烧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,跨越千山万海也
其它 连载 11万字
一个柔弱的路人甲

一个柔弱的路人甲

洗衣粉
系统:你穿成了末世文男主霍正的寡嫂柳青栀:嫂嫂文学?系统:你的丈夫霍霖其实并没有死柳青栀:兄弟夹心?系统:书中关于你的描述只有两句。系统:你柔弱,貌美,在末世是个靠男主养的废物累赘。一个月后,小城资源枯竭,以男主为首的五人拾荒小队,会将你扔下自生自灭系统总结:所以是路人甲的求生文学啦!柳青栀顿悟:所以我还能躺平一个月?很好。柳青栀安然躺下了。系统连忙问:那一个月后呢?无限流退休大佬柳青栀表示:简单
其它 连载 23万字
穿到部落当祭司

穿到部落当祭司

麦田里的兔子
常念穿越了,从末世穿到了原始社会。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。 好消息——他是部落大祭司的儿子。 坏消息——部落首领总用一种要弄死他的眼神看他。 呵呵,原始社会神权至高无上,怕他丫的? 深深呼吸一口原始社会的清新空气,常念感慨:原始社会好~原始社会妙~原始社会的野鸭子嘎嘎叫~ 只是......陶罐里飘着浮沫的腥肉是什么?午饭? 呕! 他拍打着胸口强撑着制定了第一个五年计划:左手种田、右手基建,两手
其它 连载 17万字
上流夫人她越狱了吗[天灾+怪谈]

上流夫人她越狱了吗[天灾+怪谈]

胖哈
(现实+无规则无秩序降临天灾或者怪谈环境。) (你好奇吗?那些财阀,白富美,高知教授,世界级明星,顶级的运动员.....他们在副本里若与你相遇,是否会死在你之后呢?) 自残酷的无限世界荣誉退休,谈瑟重生既想躺平。 结果开局如下—— 蝗灾副本降临,连杀三人的越狱匪人入室却无端失踪,被放逐在乡下的某位夫人衣衫不整浴血昏迷。 消息传开,既成流言。 心有白月光,拥怀朱砂痣的财阀丈夫从遥远的沪市打来电话:让
其它 连载 22万字
溺于婚色

溺于婚色

两块煎饼
下本开《明月不当窗》,文案放最后面~ — ★双豪门/先婚(do)后爱/高岭之花下神坛/年龄差6岁 ★「坏脾气公主×温柔恶龙」 乔知懿生得一张美艳皮囊,脾气也是圈内颇具名气的娇纵。 她第一次见到沈枢时,就毫不客气评价—— “沈先生冷得像冰,将来的沈太太可有福气了。” 可不曾想,三年后,她成了这个“有福气”的沈太太。 — 作为北城名流圈里的知名人物,乔知懿和沈枢,完全就是身处两个极端的人。 一个张扬无
其它 连载 7万字